梳着一头脏辫的 " 杰克船长 " 独一无二的网坛异类

网易体育 07-08

顶着一头及腰的脏辫、腹部纹有父母的人脸纹身、耳朵上打满耳钉,1 米 96 的巨型身高和黝黑皮肤,一口夹杂着德国和加勒比口音的英语,很难把这样一副 " 杰克船长 " 的形象移加到男子网球运动员的身上。

而在优雅绅士的网球运动中,恰有这么一名格外不羁的 " 异类 ",一位网球场上特立独行的小人物——达斯汀 - 布朗。

提起达斯汀 - 布朗,可能很多非资深球迷都是一脸懵:他是谁来着?也许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一定喜欢他打网球的风格。比如像这样飞身鱼跃的:

再比如像这样背身回球的:

还有像这样胯下穿越的:

不得不让你大喊一声 WOW 的:

还有这种打服了德约的:

看到这个满场飞奔跳跃的身影,是不是有一种加勒比海盗的即时感?

1984 年 12 月 8 日,达斯汀 - 布朗出生于德国策勒(Celle),母亲英格是德国人,父亲勒罗伊则来自牙买加,达斯汀天生就有着加勒比人的血统和气质。在德国,达斯汀开始接触的是足球、手球,直到在美国教练迈克尔 - 威滕伯格的指导下学会了网球。

相比竞技运动带来的满足感,遗传于父亲的黑色皮肤,却成为达斯汀整个童年挥之不去的阴影,在德国,他经历了持续的种族主义遭遇,不仅在学校里备受冷落,甚至不被允许迈进当地酒吧的大门。直到 1996 年,12 岁的达斯汀跟随父母来到牙买加,开始全新的生活。

在牙买加从事体育训练,达斯汀大可不必像在德国一样,因昂贵的费用而苦恼。但在这样一个属于足球、田径和板球的国度,他还是执拗地把网球之路坚持了下来——要知道,牙买加举国上下,只有条件糟糕公共网球场可以供他训练,球场上,只要是 " 黄色的、会反弹 " 的球,都可以被拿来练习。

当地体育组织的不作为,更让达斯汀的网球之路受尽波折,在这个以培养 " 世界上速度最快的人 " 为自豪的国家,用于发展网球的资金寥寥无几,对网球的宣传报道也是凤毛麟角。

无奈之下,20 岁时,布朗一家回到欧洲,继续开拓网球之路。尽管家境拮据,父母还是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为儿子购买了一辆房车。

大众牌房车资料图

" 那个时候,我深深地为儿子练球的高昂成本而苦恼。" 母亲英格 - 布朗说道," 有一天晚上,当我坐在沙滩上喝着啤酒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给儿子买一辆房车,他会开着它环游欧洲,参加各种比赛,以非常低的代价。"

" 当我看到那辆房车时,我认为它将是一切的答案。" 达斯汀 - 布朗如是说道。

那辆大众牌房车里面有厨房、浴室和三张床,达斯汀 - 布朗又增添了一台电脑,并把它装饰成了自己的家。

从那时起,达斯汀 - 布朗驾驶房车,孤独地穿梭在欧洲的各个城市,奔走于各项低级别赛事,来争取更多的赛事奖金。

由于参加的大多是奖金少的低水平赛事,达斯汀还曾兼职做起了穿线师——为自己的对手们有偿提供球拍穿线的服务。有一段时间,他甚至会把房车里多余的床位出租给其他的参赛选手,来支撑一名作为职业选手的日常开销。

然而,并不是每个在低谷中隐忍奋斗的人,都能像电影里演绎的一样迅速走上鱼跃龙门的逆袭人生,整整五六年的时光,达斯汀 - 布朗都在谷底徘徊不前,只有父母在默默支撑。

为了感谢双亲一如既往的支持,他把房车的车牌号定制为 "CE DI 100-CE","CE" 代表自己的出生地德国策勒,"D" 代表自己的名字 " 达斯汀 ","I" 代表母亲的名字 " 英格 ",而数字 "100",则代表他职业生涯的奋斗目标——成为男子网坛世界排名前 100 位的选手。

他还曾忍着 8 个小时的疼痛,把同样满头脏辫的父亲勒罗伊 - 布朗的形象刺青在左肋上——在职业比赛中,达斯汀曾多次在获胜后撩开衣服,向世人展示自己父亲的形象。

在 ATP 排行榜上苦苦挣扎,开着房车为了生计东奔西走,但达斯汀 - 布朗没有愁眉苦脸地生活,相反地,他却将狂放不羁的性格演绎到极致,完全活成了职业网坛中的一朵奇葩。

外在形象上,达斯汀以一头狂放的雷鬼脏辫深入人心——据媒体爆料,自 1996 年后,他就没有剪短过自己的头发。耳朵上戴着显眼的耳环,甚至就连舌头上也打了舌钉,他会直接穿着背心上场打比赛。镜头定格之处,他发辫飞扬,放荡不羁,活脱脱一副嘻哈巨星的范儿。

社交网络上,达斯汀 - 布朗也是尽行搞怪之能事,各种自拍、P 图都是家常便饭,他推特头像,是一张与蟒蛇的合影,还有就是与他女友的各种合影与自拍。

赛场上,达斯汀 - 布朗依旧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强有力的重炮发球、出众的弹跳力,动如脱兔的飘逸奔跑,敏捷的脚步移动,还有那头标志性的长发,让他在严丝合缝的网球运动中完全另类。而他在赛场上动辄上演的随心所欲、漫不经心的回球,宛如艺术表演天外飞仙一般的 " 神仙球 ",也让人很难与那个开着房车拼命打低级赛事的落魄者联想到一起。

" 我不断前进,永不停歇,努力相信并希望着,迟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终于,质变在 2009 年开始到来,他在 ATP 赛事中表现出色,开始获得四大满贯赛事的参赛资格。2010 年,他的世界排名来到第 99 名,同一年,他加入了德国国籍。

达斯汀 - 布朗的技术特点,在球速最快的草场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草地也因而成为他的最爱。尽管并无太多亮眼成绩,但在草地上几次击败顶尖选手的经历,成为达斯汀 - 布朗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2013 年的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上,达斯汀在第二轮击败了 2002 年温网冠军、" 澳洲野兔 " 莱顿 - 休伊特,赛后,激动万分的他 " 哭得像一个小女孩 ",这也是他职业生涯击败的第一位大满贯冠军。

" 我并不是那种经常会哭的人,但我击败的是莱顿 - 休伊特,一个在我成长过程中始终关注的人。"

在 2014 年德国哈雷公开赛中,达斯汀 - 布朗又击败了网坛名将纳达尔,但并没有引发太多关注,即便有人知晓了这一赛果,也会归咎为网坛巨星在小型赛事中打了一个瞌睡。

谁想到时隔一年后,他们又在温网第二轮相遇,这场较量却成为达斯汀 - 布朗职业生涯最具分量的一场比赛。

彼时的纳达尔,正处于职业生涯的低谷,不仅世界排名来到 10 名开外,而且在当年的澳网和法网接连止步 8 强,来到绿草茵茵的温布尔登,罗兰加洛斯之王稍显英雄气短。尽管如此,面对世界排名仅 102 位的达斯汀 - 布朗,外界仍看好他轻松取胜。

比赛中,达斯汀势大力沉的击球让纳达尔无所适从,草场的助力下,他那屡屡不合常理的鬼魅回球让西班牙人望球兴叹。当然,还有大胆的上网击球——此役,布朗上网击球达到 99 次,是纳达尔的两倍有余,网前得到 49 分,这个数据也几乎是对手的两倍。

在平均发球时速方面,布朗的数据达到了 190 公里,而纳达尔只有 146 公里,再加上纳达尔贯穿全场的高失误率,最终,布朗以 7-5、3-6、6-4、6-4 爆冷获胜,最后一球,他更是送给纳达尔一记告别 ACE。

就这样,达斯汀 - 布朗的表现震惊了整个网坛,网坛名宿、前 BBC 分析师约翰 - 麦肯罗表示," 这是我在中央球场看到最出色的表现之一。"

" 这也许是迄今为止,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以 " 一夜爆红 " 来形容达斯汀 - 布朗并不为过,正是这场胜利,让全世界的网球迷真正认识这位满头脏辫的德国黑人,甚至有外界认为,达斯汀 - 布朗的胜利,让他那媲美 " 杰克船长 " 的脏辫发型有望在网坛得到推广。

胜利过后,达斯汀 - 布朗极具观赏性的打法也为网坛人士津津乐道,《体育画报》资深编辑格雷格 - 比肖曾说道," 我认为他发球和凌空击球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从男子网坛消失了。"

英国名将安迪 - 穆雷则表示," 跟他比赛前很难制定出计划,因为你不知道达斯汀 - 布朗会在场上做什么。"

在媒体的大力描绘下,人们认识了这样一个不遵循内在逻辑、一个与 " 正常的网球 " 背道而驰的达斯汀 - 布朗。他更是赢得了 "tennis outlier" 的绰号,而 "outlier" 这个集露营者、局外人、异类等多重含义于一身的词,恰到好处地彰显着布朗的特质。

击败纳达尔让布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三天之后,尽管竭尽全力,达斯汀 - 布朗仍旧在万众瞩目中输给了世界排名 22 位的特洛伊基,止步男单第三轮。

温网的征程结束了,但达斯汀 - 布朗却无法像纳达尔一样享受海边垂钓的惬意假期,他带着 7.7 万英镑的赛事奖金匆匆离开——尽管这已是他几年间最大的一笔比赛奖金——返回德国科隆的俱乐部参加草地赛季的比赛。对于这位网坛小人物而言,短暂的高光过后,依旧要回归平凡,回到四处奔波打比赛赚钱的快节奏生活。

正如井上雄彦名作《灌篮高手》里的描绘的湘北篮球队,全国大赛第二轮翻越卫冕冠军山王工业,却依旧止步下一轮,未能实现称霸全国的梦想。

达斯汀 - 布朗两次战胜四巨头之一的纳达尔,却从未在大满贯赛事中打进第二周。生涯的最好战绩,也只是在 2013 和 2015 年两次晋级温网第三轮。他的履历上,甚至都没有一个像样的男单冠军,单打最高世界排名,也只有 2016 年达到过第 64 名。

早年曾陪伴布朗的那辆房车,如今停放在德国,布朗偶尔会开着它去打球、看电影或者购物,它也在提醒着人们,今天的达斯汀 - 布朗曾来自哪里。

相关标签: 布朗

网易体育
以上内容由“网易体育”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付同学
07-09
这绝对是艺术家阿
小名儿叫十一
07-09
有些个性
TONYTANG
07-08
异类

相关阅读

分享 返回顶部